观察者网专访《超级亚洲》主创郑波、张伟

2016.12.4

近日,观察者网记者高雪滢、王可蓉对大型纪录片《超级亚洲》总导演郑波、制片人张伟进行了专访,报道全文如下:

经历了一年多的摄制,《超级亚洲》终于来了。

这部由SMG云集将来传媒制作出品的纪录片,立志做“当今亚洲经济的风向标”,自11月23日晚在新媒体平台上线,首集的播放量就破百万,后续还在提升。

观察者网小编有幸约到了《超级亚洲》的总导演郑波和制片人张伟,在小冷风中跺着脚等待被接时,心想着拍这种宏大题材项目的人就算不是绷着脸,也该是稍微带点小严肃吧。

然而,两分钟之后我们等到的是……

一个在央视呆了11年突然挥手别去,谈起专业吐槽不留情的云集将来创作总监郑波;


《超级亚洲》总导演 郑波

一个和我们一起 “哈哈哈”大笑、谈起亚洲经济和纪录片发展如数家珍的上海纪实卫视新媒体总监张伟。


《超级亚洲》制片人 张伟

整整一下午,我们四个人钻在小书吧,谈片子、聊趣事,从亚洲经济聊到了中国纪录片现状……

“超级亚洲为世界经济带来超级活力”

观察者网:为什么会想到拍这部纪录片?

张伟:我们感觉其实现在整个中国的发展、整个亚洲经济的发展,是连成一体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国离不开亚洲其他国家,亚洲其他国家也离不开中国。

特别是中国提出“一带一路”以后,中国与亚洲各国的经济往来、合作、文化交流更加紧密。彼此互利互惠,共同发展。

同时,全球经济持续低迷,而亚洲经济却呈现出独特的一面。21世纪,亚洲在整个世界经济格局中,将会发挥更加显著的作用,国际专家评价“二十一世界是属于亚洲的时代”。

节目总顾问、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先生是这么评价节目的:

《超级亚洲》系列纪录片用镜头记录和讲述亚洲故事,从国际的视角展望亚洲经济未来的发展,展现了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亚洲,一个年轻活力、极具创新的亚洲,一个互利互惠、友好合作的亚洲。

超级亚洲,不仅有超级规模的人口、超级规模的市场,更有超级规模的创新和超级规模的增长潜力。超级亚洲的发展将为世界发展创造新的机遇、新的红利。超级亚洲更将为世界经济带来超级活力。

观察者网:你们怎么定位《超级亚洲》?

张伟:这档纪录片特别适合正在转型的大企业、亟待发展的中小企业,以及正打算走上创业路的年轻人。

这三类人群是最适合看我们这个节目的,说不定,你就可以从节目中找到你的创业方向。

因为我们真的讲了很多未来经济的布局、包括各个国家经济发展的优势是什么、问题是什么、未来它可能会怎么解决,确实还是提供了一些干货。

观察者网:如何跟中国观众介绍这部片子?

张伟:亚洲经济、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走向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息息相关。

中国现在经济发展其实也遇到了一定的瓶颈,包括转型也好,年轻人未来的发展方向也好。现在中国市场很多方面发展得都比较成熟了,但是东南亚以及亚洲其他的一些国家,基础设施也好,经济结构也好,跟中国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但是它正在发展的过程中,每天有很多新鲜的事物冒出来。

我们接触当中发现,东南亚有很多像阿里模式、小米模式,包括滴滴打车类似的在发展,在印度就有类似滴滴打车这样的软件。

有很多在中国发展得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经济模式,慢慢地在东南亚国家都能找到这些影子。而且这些国家的人力成本相对比较低,经济也比较有活力。

一个中国创业者,在国内创业,我可能要花十倍的力气才能在某个市场里站住脚跟,但是你另辟蹊径,到东南亚市场,或者印度市场,虽然它们自身还有问题,但你可能花一分的力气,就能在那里获得十分的回报。

所以我们建议国人去看看这样的片子。

没有刻意放大哪一个国家 根据亚洲未来经济形势来布局

观察者网:我们看到报道说,在这个纪录片中,中国的成分占到50%,这个是不是因为是我们拍的,所以中国比例相对较高?

张伟:中国部分没有占到50%,导演组也没有这样的安排,现在的节目分集完全是创作的需要。我们其实并没有刻意说哪个部分要多一点,哪个部分要少一点,可能就是节目本身觉得,这个故事比较丰富,就多放一点。没有其他的影响,完全还是为了纯艺术的创作。

我们会和顾问团的专家沟通,哪些国家的经济特点是什么,我们会选取一些有代表性的,主要是从经济类型来分类。

专家们觉得在未来的亚洲经济格局当中,中国的影响力是比较大的,未来也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印度毕竟有12亿人口,市场也在不断发展;还有一个就是东南亚,东盟十国的市场确实也是很大的,而且东南亚市场现在的人力资本比较低,吸引了大量的外资去投资。

专家觉得这几个方面可能对未来的亚洲经济会有一些特别的影响,所以我们希望把它单独拎出来讲。比重也比较大一点。

我们纯粹是为了未来亚洲整个经济格局这样的角度来策划的,没有说要刻意地去放大哪个国家。没有这个意思,就是纯粹从经济学角度来讲,它们可能对亚洲经济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中国与亚洲其他国家是互利互惠的关系

观察者网:在片中,我们发现,东南亚有很多制造型企业发展得很好,而中国在高新科技方面比较有优势。

张伟:这是一个现状以及对未来的判断,也是我们调研以后发现的。因为现在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慢慢消失了,中国经济的未来在于高端科技的发展,以及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这方面的发展。

现在中国的大疆科技也好,华为、腾讯、阿里也好,包括小米,其实他们的商业模式、科技含量,在全球来说,都算是比较领先的。

而东南亚方面,正在发挥人力资本等优势,大量的代工厂开始蓬勃发展。

以前一件商品是在美国设计的,在中国生产的,又出口到海外;未来有可能是一件商品是在中国设计的,在东南亚生产的,再出口到全球,产业模式在转变。

因此两者发展是相辅相成、互惠互利的。

观察者网:在亚洲其他国家走访时,会明显感觉到中国对它们的影响吗?

张伟:当然有非常大的影响,而且是积极的影响。我们都知道海外的华人很多,但到底海外的华人跟我们有多大情感上的共鸣,如果不实地去看,大家都很难体会的。我们发现,这种联系真的是在骨子里的。

我举个例子啊,在印尼的三宝垄,现在还有三宝庙,那是华人为纪念郑和而建造的。而在东南亚很多地方,都保留了中国传统的风俗,春节、妈祖、唐人街等等。这种文化认同感,是深入内心的。这是历史与文化上的。

而现在,这些国家的华人在社会经济都发挥了很大的积极作用,包括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等等。在他们整个国家的经济建设中,真的是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他们的企业给当地带来的就业、发展很重要。华人与当地人融合发展、互助共赢。

还有一方面,就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我们最后一集就是《亚洲之路》,你可以看到,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特别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对整个亚洲的影响。

中国—老挝的高铁未来可能会一直延伸到新加坡,这对东南亚的互联互通帮助非常大。

另外,东南亚许多国家都是以湄公河为界限的,以前它们之间因为湄公河,是互相割裂的,现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帮助支持下,这些国家在湄公河上修建了许多的大桥,高速公路,让这些国家的市场都联系起来,让他们之间的物流变得方便,像泰国出产的水果啊大米啊,可能第一时间就能流通到中国或者其他国家。

所以我们提出的亚洲之路的基础设施建设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一点,亚投行的成立,对于这些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发展帮助还是非常大的。东南亚国家一年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缺口是8000亿美元。所以由中国倡议,集合了57个创始成员国的亚投行的成立,这么多国家的资金一起注入,他们的困难就可以解决了。

当然,很重要的一点也不能忽视,就是中国帮助了他们,但反过来,他们对中国的市场也是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中国与亚洲其他国家是互利互惠的关系。

郑波:咱说句实话,在做这个片子前,我对“一带一路”完全停留在一个口号上,当真正做出来时我还真挺震撼的。“一带一路”真是在一个全球经济很艰难的状况下,做出一个东西,真正让人看到了希望。

希望能发出亚洲的声音 表达自己的立场

观察者网:照您的说法,其实亚洲的经济影响力已经举足轻重了,但是在文化输出和话语权方面还是与地位不匹配。你们拍这个片子,是不是也想改变西方媒体对亚洲的认知偏差?

张伟:对。你看像美国、像西方,其实他们很注重文化输出,好莱坞是最大的文化输出。但是亚洲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比较含蓄,不太愿意去表露自己的情感,没有西方人那么奔放,这是从人的个性角度来讲。

从整个社会的文化角度来讲,东方的传统文化也是偏内敛的,但也不是说这种内敛不好,只是在现代社会,可能会因此被忽视,甚至还会被误解。

所以我们觉得,该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去表达立场。

观察者网:那么之后《超级亚洲》会不会向海外输出?

张伟:会有的,我们也正在谈海外发行,这是我们节目制作之初就有考虑的,现在已经有15个国家的媒体来购买版权。

观察者网:所以也想吸引整个世界的创业者来到亚洲。

张伟:对,我们也想让世界看到,我们亚洲是正在蓬勃发展的,比如说西方的投资者,你想要在亚洲投资,那么在亚洲不同国家你可以做些什么不同的事情,这个在片子里也有涉及。

最后还是落实到人的故事

观察者网:你们之前不是一直都在拍《本草中国》、《伟大的一餐》,为什么忽然开始转向拍《超级亚洲》这样的宏大主题呢?

张伟:我之前也拍过《海上丝绸之路》这样大型国际经济、商业类的纪录片。从纪录片的角度来说,其实最根本的还是相通的,都是对人的关注。

比如《超级亚洲》,我们最后还是落实到人的故事,在整个亚洲的经济发展过程中,作为个体,他获得了什么。在经济发展的大浪潮当中,他可以怎么去发展,最后寻找到自我。

只是区别于过去讲述手艺人的生活方式,《超级亚洲》更多的则是关注商人、企业家和科技创业者这个人群的生活方式。但本质上都是相通的。

观察者网:我刚开始看感觉是真的还是很冷静,直到出现一些纺织女孩灿烂笑的特写时,情绪才会被感染。

张伟:中国很多纪录片会通过解说把情绪渲染得跌宕起伏,但《超级亚洲》的处理是你看上去会比较平淡,是冷静的。但可能就是你看似平淡的一句话,在你细细咀嚼的时候,它会特别有味道,就把人生和社会的哲理浓缩在里面了。

观察者网:对,很多网友在弹幕里吐槽说,片子的解说太平淡了,我看到字幕最后解说名是邱启明时,就在想,咦~这是我认识的那个邱启明吗?!

张伟:我们在配音的时候其实还多次讨论,在配第一、第二集的时候还配了两版,我们还刻意地让邱启明通过一种平静的语气来讲述它,就好像我们现在这样面对面聊天这样,有个娓娓道来的感觉。

当然这种表达方式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观众会更喜欢高昂一点的,但每位导演想表达的东西也不一样,我们更希望通过平平淡淡的故事和方式,来表达我们想要的观点,平淡之中并不平凡。

观察者网:拍摄过程中有什么很深的感受么?

张伟:经常熬夜……有的时候通宵拍摄,为了拍一个镜头。特别是拍货车,我们拍一带一路的时候,客车的发车时间一般是白天,但很多货车都在晚上发车,所以只能熬夜等。

所以我们的团队都很年轻,做电视这一行,你年纪大了跑不动,也熬不起夜。我们团队也有女孩子,但在我们眼里她们已经不是女孩子了,而是女汉子。

还有就是天气,东南亚国家都是非常热的,我们摄制组在那边,都是冒着40度的高温,印度中午最热的时候是50度。

雨季也很麻烦,我们很多镜头都是在偏远的地区拍摄的,但一下雨,车就真的很难开,道路非常不方便。

第三个是文化的差异。有的老百姓就很不喜欢你拍他,这种沟通也是非常重要的,你要怎么让他觉得我是在做一个有意义的事,让他积极地支持你,这个很重要。

观察者网:从专业风格上怎么定义这部片子?

郑波:我还是喜欢这部片子,第一我觉得它不媚俗,做得特别实在,包括它的处理方式,很冷静。其实这种处理方式是很有风险的,因为现在观众喜欢激情的、快节奏的快餐。

但是说实话。这部片子让观众能真正看进去,你真正是目标受众,他不浮躁,他们应该会喜欢这样的风格。

当然,因为海外拍摄,受文化差异、地理跨度大、时间紧周期短等各种客观条件的约束,有一些问题的讨论还有再挖掘的空间。当然,在现在的情况,做到这样,已经不容易了。

中国先进的互联网技术能带动纪录片行业

观察者网:那么拍摄《超级亚洲》,可以看作是中国纪录片在探索发展方向吗?

郑波:对,这是一个策略。《超级亚洲》这个项目是属于云集将来的,云集将来是SMG的子公司,我们非常大的优势就是借助SMG这样一个比较大的平台跟国外的优质资源合作。

比如和Discovery合作《跟着贝尔去冒险》;跟BBC合作《海岸中国》等等。

观察者网:现在中国的纪录片在电视上、互联网上,哪个更受欢迎?

郑波:现在更多的是联动效应。肯定是电视播出了什么大家去看,然后就是去网络上看。从互联网平台的反馈也可以知道,如果不是网台联动的话,他们也打鼓。

因为互联网更难,互联网的纪录片部门,一定是最不被重视的。所以比如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他们都不会把优质的资源投到纪录片,因为互联网就是商业逻辑。

观察者网:现在传播途径变化很大,从电视机转到互联网,你们有没有感觉受众有明显变化?

郑波:当然了,以前中国纪录片圈子的做法经常是议论文,所有的案例都为了论证我设置的议题,所以会显得很空。

这部片子就是突破了以往高大上的宏观叙事,非常适合90后、甚至00后观看,算是《超级亚洲》区别于以往同类型、同题材片子的一个特点。

说到底,受众这个问题是个伪问题,我们不要低估年轻人的领悟能力,真正扎实、好的东西大家都爱看。就说这个圈子的氛围也不好、学艺不精,很多人不懂怎么叙事、怎么接地气、怎么把握观众的心理,整个的理念还都很陈旧。

我就是说,真正的好东西,它不在于我是不是要紧逼网红,我的手法要花里胡哨,而是你要表达的东西是否被观众接受。

咱说句实话,我看《超级亚洲》第一集时,我有过担心。作为互联网传播是不是太四平八稳了,但后来我就不担心了,因为我相信它是非常符合目标观众的,毕竟非常浮躁的人压根不会选择点开这部片子。

观察者网:所以就算迈出了为市场考量的一步,但还是非常坚持做内容是吗?

郑波:那当然了,我们做内容一定是这样的,你真迷失了自己,你玩那个花哨玩得过papi酱吗?我们有我们的价值,一个充分的市场需要各种各样的生命力。

观察者网:那您认为中国之后的纪录片市场会慢慢好起来吗?

郑波:很难说,原因很复杂。但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利好,中国互联网状态一直走在最前端。我认为技术能带动整个行业,能为行业开辟另外一个渠道。以前一直是内容先行,思想价值先行,但现在确实是技术先行。

观察者网:那会考虑将纪录片和互联网结合吗?

郑波:那是肯定的,节目制作方向都会往这靠,技术也会驱动内容本身的变化,就像今年的直播,特别火,超乎想象。

张伟:现在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是必然趋势。我们上海纪实卫视、云集将来传媒,都一直尝试纪录片与互联网的结合。因为未来,一定是台网联动、多屏互动,电视屏、电脑屏、手机屏,甚至是电影银幕,相互打通。我们会围绕全媒体平台打造适合各种渠道的IP产品与内容。

当然,有一点也是肯定的,不管渠道怎么变化,优质的内容才是根本。回归到我们做纪录片的人来说,我们的理念、认识这个社会和时代的方式,才是我们做内容的人永恒的东西。


(《超级亚洲》由云集将来制作出品,爱享文化、漾漾文化联合出品。11月23日起每周三、四晚9点于优酷、爱奇艺、BesTV、微鲸、B站、财新、观察者网、第一财经、中国纪录片网等九大平台同步播出,欢迎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