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独家 | 一个不留退路的公司,正在振奋整个纪录片行业!

2016.6.17

来源:广电独家
文/何佳子

5月20日,是中国纪录片研究中心主任何苏六心中记忆深刻的一个日子。不止是他,那天晚上,微信群“纪录专员”中的所有纪录片人都在因为一个收视数据截图而欢呼。

当晚,上海东方传媒集团SMG云集将来传媒(上海)有限公司制作的大型中医药文化系列纪录片《本草中国》在江苏卫视晚间黄金档首播,收视率是0.832%。

即使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何苏六在谈到当晚的收视成绩时眼中满是兴奋喜悦的光芒。“0.832%是一个什么概念?在周五黄金档,这部纪录片播出第一集就把盘踞综艺榜的金牌综艺节目打败了。”

这个看似小小的胜利被在场的北京纪实高清频道总监陈大立形容为“过年”。而在此之前,云集将来传媒董事长、《本草中国》总导演干超的心情却是忐忑,甚至是屈辱的。

一年多以前,当他拿着《本草中国》找到卫视平台希望在黄金时段播出时,对方的答复是只能放在3点播,“是凌晨三点”。干超说自己当时很不服气。作为从业20年的制片人,他说,“我甚至觉得有一些屈辱在里面”。

“拍这个片子的过程很困难也很辛苦,有些导演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拍。从画面质感到思想深度等各方面,我们并不觉得与其他真人秀相比差在哪里。”干超当时就做了决定,一定把它放在最好的时段播,“你给我周一的9点我都不要,一定要周五9点。让大家认识到纪录片和真实类内容的价值”。

双重角色下的困境与突围

在导演、制片人的角色之外,干超还有诸多头衔,真实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云集将来传媒董事长以及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实频道总监。

从上海纪实频道总监到云集将来传媒董事长,干超说在双重角色下是属于纪录片的困境与突围。

近年来,传统地面频道面临市场价值下行的尴尬。在干超看来,如何摆脱这种尴尬让电视平台焕然重生不仅是他的课题,也是所有广电人的课题。而云集将来就是他心中一个探索突围的方式。

2015年6月,由SMG控股、团队持股的云集将来传媒(上海)有限公司成立。在“SMG智造”战略的推动下,云集将来和国际著名电视机构BBC、探索频道、A+E网络、KBS、MBC,联合签署了五个重量级纪录片合同,合同总金额达到1.6亿元人民币,在传媒业界引起了强烈反响。

那时,干超对云集将来总经理龚卫说:“从现在起,你们要当自己背后没有这个(上海纪实频道)平台。今天往前踏一步,就不要再回头看。不要觉得我还有一个平台,什么时候可以回来抱平台一把。这个平台指望你,但你不要指望平台。”

如他所料,没有了退路的云集将来一脚踏出去,看到的反而是眼前更大、更广阔的世界,“他们看到的是央视、是卫视、是新媒体、是手机游戏、是大屏幕,世界一下就被打开了”。

一年的时间,云集将来以惊人的执行力、精确的传播覆盖和全新的合作模式陆续推出《跟着贝尔去冒险》《本草中国》《伟大的一餐》等8部精品纪录片,累计35集共1500分钟,登陆央视、省级卫视、新媒体视频、国际平台强势放送,全网收看量突破20亿。

接下来,据干超透露,云集将来将聚焦真实类内容IP的开发,拥有《贝尔》系列、《本草中国》《超级》系列等自主模式和版权,并布局手机游戏、线下展览、衍生开发。

结合《贝尔》第二季,将推出网络直播和VR视频。云集将来将和FOX以及NASA联合巨献一档模拟宇宙探险的真人秀《火星计划》,投拍纪录电影《张国荣》,大型纪录片《孤独星球》等。

一年以前,上海纪实频道还是“家业”,云集将来是赶出去创业的“孩子”。一年以后,这个孩子已经开始开拓出一片属于自己、属于中国纪录片的新天地。

五子棋和产业矩阵

“如果说,(上海纪实频道)平台是一个领域,(云集将来)制作是一个领域,那么,这两个加起来是不是就是纪录片或者真实类内容的产业空间呢?”这是采访中,干超抛回给记者的问题。

他的答案很简单,一个词——“不是”。

6月16日,近期动作不断的云集将来再放三个大招,在SMG举行的“新盟友、新征程”联合签约仪式上,正式宣布与王思聪领军的香蕉计划游戏传媒合资成立“上海香蕉云集新媒体有限公司”,同时与世界传媒巨头——Discovery探索旗下亚太电视网筹备成立一家合资公司。

在会上,纪实频道、云集将来还与优酷土豆缔结了针对真实类内容开发的战略联盟,从而彻底变革了传统纪录片产业的格局,形成从全国平台、顶级制作,到新媒体、商业运营四位一体的崭新产业格局。

“商业开发能力弱,那么我们在商业上能不能探索一个支点?中国纪录片在国际传播领域还不够强,我们有没有构建一个支点?中国纪录片在新媒体上面还没有非常强势的表现,我们能不能寻找一个支点?当这些支点都存在的时候,我把它连起来,不管它是四边形还是三角形,总之,形成了一个矩阵。”

干超把这个矩阵称之为“产业的初具雏形”。他以云集将来为例,以云集将来为核心的纪录片或真实内容产业初具雏形。“以前很多叫泛娱乐,那么我觉得真实类内容是一个很大的产业空间,真实类本身的样态也是非常之多的。”

在他看来,当大家都在目光都聚焦在资本和影视领域时,“纪录片其实正在不动声色地发展”。“之所以用一个词形容叫不动声色,就是说大家都还没关注到,但是我们一定在两年之内做到产业的第一名。”

在简单的五子棋游戏中,不动声色是游戏双方的基本神态;而在产业发展中,喧嚣与沉寂也是偶尔起伏的曲线。不同的是,相比于五子棋的连线取胜,干超口中多支点的矩阵布局则是着眼在覆盖领域和产业空间拓展上。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从《跟着贝尔去冒险》到《本草中国》,干超说,成绩谈不上,成功也不敢奢望,但是在心底,“我们是想为纪录片人争口气的”。

在采访结束的当天下午,一个获奖消息传来,云集将来制作的纪录片《伟大的一餐》在加拿大举行的班夫国际电视节上,荣获最优秀作品奖——“洛基奖”。干超在微信朋友圈说,“谢谢大家的鼓励”。

几天前,在上海电视节的白玉兰论坛上,一场关于纪录片的论坛主题定为——“走进春天的纪录片”。纪录片春天来没来?干超说他不能断定,“关键在于我们每个人心里,或者说纪录片人心里有没有春天,这个是最重要的”。

“你相信这个春天要来,然后你会付出更多的努力,你会有更多的勇气和大家携起手来一起突围,我觉得这样才有春天。这个春天肯定不是靠等来的,也不是靠叫春叫来的。而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心态的开放。”

时至今天,干超说自己很感恩,因为摆在纪录片人面前的机会和可能性都非常多。“如果面对这么多的可能性,你还在家里闭门造车,那就可能失掉很多机会,就像我前面讲的心态的开放。”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如果老是看着你面前这堵墙,不往上看的话,你就看不到那只出墙的红杏,你也不知道春天已经到了。

抬头向上看、往外看,他认为,首先要做的就是同行之间加强沟通合作,以及跨界领域的合作拓展。“以前,可能从来没有人想过纪录片可以和电子竞技合起来做新媒体,今天我们做了,成功不成功不知道,但是至少这只脚迈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