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只有BBC能拍出这样的纪录片?吃哪,CHI-NA!

2016.6.14

文/陈黛曦

当某种大国范儿在一本股掌间把玩的四方护照本上低调地显山露水,国人似乎再也不为中国足球又冲不出亚洲牵愁记恨,足球踢不出去,筷子伸出去了,旅游市场蓬勃繁荣,大伙成群结队拖儿带女地吃出亚洲,叉向世界!

全世界最伟大的美食藏身在何处?一部最新味霸荧屏的纪录片《伟大的一餐》不仅仅是解答了这个问题。本片深入中国、加拿大、中非共和国、墨西哥、日本、印度尼西亚、法国、美国、北极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展示震撼人心的美味奇迹,每一帧画面,都流淌着万物轮转间的天地奥秘。

在印度尼西亚龙布陵岛的东部,拉玛莱拉村村民至今仍沿用原始方式捕鲸,他们被称为“地球上最后的传统捕鲸者”。

位于刚果河黄金三角洲的中非共和国,丛林里居住着芭雅卡族人,在徒手攀爬40米高的大树采集蜂蜜前,男男女女围成一圈赤着身子跳舞,他们踩着非洲古老的鼓点,向自然的神灵祈求平安获取食物。

人类从2000年前就开始居住在北极,冬季,在摄氏零下40度的极寒地带,因纽特原住民为采摘藏于冰川深处的贻贝,冒着生命危险将冰川凿洞,他们放下天梯探入地球极北深处的另一个世界,只有30分钟时间可以采摘口粮,在每年春分的一刻。30分钟后,冰川会坍塌,通往爱丽丝北极仙境的大门就会合上,传说总是会有人因想采集过多的贻贝来不及上来,永远地被封存在了仙境。因纽特人世世代代传承着这一关乎生命的伟大智慧。

印度尼西亚水上村落桑培,住着巴瑶族原住民,他们全身所有的潜水装备就只有一副自制的潜水眼镜,他们居然可以在深约15米的海底屏息凝神行走5分钟,为的是一大家子老老少少能吃上一顿像样的油炸海鱼。生存激发了人类自己都为之震惊的潜能。

人,或许是地球上最脆弱的生物,无论是在海拔2000米的山巅,还是隔壁沙漠的底部,又或是荒芜寒冷的冰川,战争与文明,人所写下的所有历史,都可看作是人类获取食物的斗争史。

中国美食纪录片视野走出国门

The Great Meal

纪录片《伟大的一餐》总共3集,投资数千万,为期8个多月的全球摄制,“云集将来”的品质保障(出品《跟着贝尔去冒险》、《本草中国》等优秀纪录片),让这部纪录片未播先热。

中国有着五千年的灿烂文明,比五千年灿烂文明更灿烂的是五千年食文化。白居易在《食笋》中抒情:“每日逐加餐,佳食不思肉。”陆游在《洞庭春色》中写意:“人间定无可意,怎换得玉脍丝莼。”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苦笑:“我中国近代文明进化,事事皆落人之后,惟饮食一道之进步,至今尚为各国所不及。”

纪录片的大片化时代,央视为世界端上两道《舌尖上的中国》艳惊全球,两季饕餮盛筵所引爆的味蕾炸弹,炸出国产纪录片新纪元,也炸出“中国制造”纪录片的新高度。

原来心灵的窗户不只是眼睛,还有味蕾,纪录片在国内荧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第一季正是微博大红的时候,网友们称央视深夜“放毒”,每晚线上线下馋成一片,又被美食背后中国普通百姓与食物有关的生命故事所感动,泪水与唾液齐飞,美景共佳肴一色。一段时间内,国人聊资言必称舌尖。可是,如果你认为《伟大的一餐》是筷子伸出亚洲走向世界,云集出品了一套“舌尖上的地球”,那就想简单了。

《伟大的一餐》是一次中国文化输出的视野突破。以纪录片为载体,从前我们所认为的“文化输出”仅仅还停留在将中国特色文化输出去的理念,《舌尖上的中国》、《故宫》、《茶》、《瓷路》、《大黄山》、《第三极》、《诗词中国》…等一系列近年国内顶级纪录片,题材也都囿于中国自己的这一方天地。

在纪录片界的学术讨论中,学者们纷纷表示,中国纪录片未来的方向和目标一定是“国际视野与国际审美”。大家所共识的是中国纪录片有了国际视野,才能更顺畅地和世界对话。

国际视野首先体现在制片模式上,《伟大的一餐》是SMG控股的云集将来与韩国MBC合作出品的一个纪录片项目,符合当今多国合作、全球拍摄的国际纪录片创作模式。然而,国际视野与国际化表达并不应当仅仅呈现在合作层面上,更重要的是中国纪录片人在创作理念上要站上国际化的高度,用国际化的视野来讲述与整个世界有关联的故事。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当今的“一带一路”战略,输出的是中国资本与中国技术,代表着国力的硬实力,中国纪录片将题材从国内上下五千年历史及当代社会变革与发展放眼到全球,输出的是中国人对于整个世界的兴趣,输出的是中国文化视野的软实力。从资本输出到文化输出,打破的是近代200多年来中国文化站在全球高度时的谨小慎微与不自信。

《伟大的一餐》突破了中国人自己的舌尖故事,关怀世界村小小角落里的人类生存。这样的题材熟悉国际纪录片的观众从前只是在美国国家地理,英国BBC等老牌纪录片出品方的作品中方能觅得。这些原本只有西方人做得到的片子,需要背后强大的经济、文化、视野,多重实力。

中国的文化输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自觉地走着一条迎合西方人东方猎奇心理的题材道路,流于贩卖中国特色,《伟大的一餐》是一次文化心理的扭转,我们的老祖宗教导一代又一代“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中国思维贯彻在世界各角落所发掘的生存奇迹里。

国际范纪录片鲜为人知的幕后工作

The Great Meal

MBC是韩国三大电视主流媒体之一,与SBS、KBS并称韩国三大电视台。除了出品一系列高质量的韩剧,如国人都非常熟悉的《爱上女主播》、《我的名字叫金三顺》、《大长今》来面向全球输送韩流文化,在韩国三大电视台中最具纪录片的制片实力。

《伟大的一餐》由中韩双方共同派遣摄制团队协作完成全部拍摄,云集团队更是完成了60%的拍摄任务。其中,中非部分由中方独立完成,听起来容易,执行起来的难度绝对是观众所想象不到的。

中非的拍摄段落之一是蜂蜜采集,芭雅卡族人徒手爬上40米高的树冠采集蜂蜜,观众在赞叹这些流畅高清的视觉画面时,估计很难想到要问,他爬那么高那么摄影师的位置在哪里?摄影师的位置在哪里呢?这是我们从业人员阅读此类镜头时的本能反应。

据制片人透露,这一段的拍摄并没有用到航拍,这在我们看来就更不可思议了,据说拍摄团队把摄影师用绳索吊上了另一颗树,这让我们不禁又要追问,“那么如何将摄影师固定?”在空中悬挂,镜头是要摇晃的。

片中不仅为观众展示了几乎没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当地原住民惊心动魄的攀登全景,还适时地切了在树冠上行走时那位主角背上爬满各种虫子的特写。就这一个虫子的特写镜头,观众看了觉得正常,从业者一看又崩溃了,这是还要在空中换微焦距镜头!

制片人却说,这个难度对我们云集来说是小菜一碟了,别忘了,我们之前一年做了《跟着贝尔去冒险》。《跟着贝尔去冒险》是亚洲首档自然探索类纪实真人秀,与Discovery探索频道合作拍摄,在贵州荔波的原始森林中,摄制组经过了非人的拍摄训练,明星跳飞机的一场戏,前后试验就试验了二十几次,徒手攀爬瀑布段落,明星戴着安全绳都爬不上去,摄影师扛着机器还要移动……

站在没膝的水里,上面瀑布的水直接冲到脑袋里,拍到摄影师白天坐在那儿直接就睡着了,没意识到后面是空的,直接倒下去了。事实证明,经过那一役,这支团队所有野外拍摄的经验值飙升。

电影也好、纪录片也好,制片环节是先于拍摄更加困难的一件事。在《伟大的一餐》中非段落实地拍摄前,制片人寻求大使馆的帮助,没想到中非居然没有可以提供制片协助的机构,辗转到最后,只能通过邻国喀麦隆的一家旅行社执行。

拍摄地点选在中非共和国国家森林公园,制片人与旅行社、森林公园之间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前期沟通。在他们的帮助下,先是找到当地部落里的一个美国音乐家,这个美国人在当地做音乐搜集研究三十多年,通过这个当地通,才又接洽上了这群生活在原始丛林里的土著人。

工作进展极度艰辛,每次拍摄沟通都需要中文翻译成法语然后再翻译成当地语言……然而,优质的效果是最好的回报。当纪录片画面呈现出令人叹为观止的精致度,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拉玛莱拉村村民在海面上迎着巨鲸,举着原始的武器惊心动魄的一跃,很难想象这一跃,究竟拍了多少次。摄制组所在的跟拍船与捕鲸船的距离如何掌控?捕鲸段落拍摄难度之大,又是观众所不能想象的。

北极段落中,摄影机被放进了神秘的冰下王国,在那个环境中,手机这种电子设备已经自动关机了,但是摄制组得保证摄影机还在工作。要知道,极端低温下的机器电池工作时间也许只有正常状态下的20%-30%。

荒原中,无人航拍机飞上天,10分钟后电池就有耗尽的危险,如不在可控时间内收回,就有坠机的危险。一些较大型的8轴航拍机上可以架各种型号的高清摄影机,坠机成本连想都不敢想。

巴瑶族原住民徒手潜入海底,水下摄影机比他要先下去,摄影师可没他们那种憋气5分钟的本事,一定是穿着潜水衣背着氧气罐,扛着摄影机,反复测试角度和路线,等一个直线下水,迎面冲摄影机潜来的绝美画面……

片子的后期是中韩两支团队分开两地完成的,前期策划上主要以中方总导演干超意见为主,后期剪辑中大家更尊重韩方编剧能力见长的编辑手法,将一个个小故事重新梳理、安置在最适合的位置。

艺术创作中双方也会有意见不合的时候,多次经过电子邮件的讨论进行沟通和相互退让,电子邮件的往来频繁程度曾经一月达到近百封。前期拍摄是中韩双方各自派出摄制团队,分两路进行全球取景,每次根据拍摄的难度要求配备的团队人数不一,大约都在8人-15人左右的摄制团队。

配音人选也许也是云集这次最具实验性的尝试,请来了台湾的金士杰。曾出演赖声川名作《暗恋桃花源》、《这一夜我们说相声》的金士杰,是如何为一部这样的宏大纪录片配音,也是观众的一大看点。

纪录片探索路漫漫

The Great Meal

这部纪录片在摄制水准上几乎可以说已经与国际老牌纪录频道持平,是国内纪录片荧屏叫人眼前一亮的发现。但平心而论,在思想内涵上还是存在差距。一部当代优质纪录片,视觉奇观固然十二万分重要,但是人的内心世界更为重要,人心永远是比宇宙更深邃的未知。

就第一集而言,部落中那些每天都在生死线上翻滚的人物内心,相对奇观化镜头,显得薄弱。他们为什么在这个后工业时代依然执着地坚守这些原始的生活方式?也许正是这样一种落后的生产方式,真正维护的却是现代发达社会缺失的东西——一种原始的快乐。这一层美食外衣所包裹的略显苦涩的味道常常就是高水平纪录片的最高价值。

另一方面,中国的影视行业在当下已经接通了互联网思维,媒体产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革。《舌尖上的中国2》在网络上的视频点击量总计超过6600万次,与第一季相比,它更大的突破在于打通多屏终端,参与电商合作,观众对片中的一些美食有了兴趣,就可以通过指定渠道买到。

《大黄山》的播出带火了黄山的旅游事业和文化产业,让黄山景区的游客接待率同比增长33%。大型纪录片《你所不知道的中国》将镜头对准祖国的大好河山,通过全媒体营销开拓了各地的旅游市场。文献纪录片《延安延安》在获得不错收视后,也推出了同名图书的扩容版,全面开发衍生品。

走国际路线的纪录片除了版权之外,还有没有更为顺应变革潮流的新增长点,纪录片的市场价值在一个新的全媒体时代路漫漫其修远兮。

(作者系上海电视台纪录片制片人、导演,2015年9月由SMG选送出资前往韩国学习编剧)


今晚第二集
22:00
纪实频道
22:30
优酷视频独播